2020年,安·赖(Ann Lai)解决了对贾斯汀·卡尔德贝克(Justin Caldbeck)的二进制资本(Binary Capital)的骚扰诉讼,她第一次公开谈论自己的苦难 (Stephanie Clifford/Elle)

她辞去了备受瞩目的工作,对科技行业的不良行为敲响了警钟——她几乎被迫离开了这个行业。

查看原文